-

時間在推移。

鎮界軍和噬族的大戰,依舊在持續。

噬族生靈,宛如無窮無儘的潮水一般,依舊洶湧而來。

而鎮界軍這邊,已經有不少士兵都是開始體力不支。

哪怕他們身上備有一些回覆的丹藥,也不可能這樣無休止地消耗下去。

更加重要的是,一些鎮界軍統領,敏銳地發覺到了。

噬族,竟然已經是漸漸展開了合圍之勢。

要將所有鎮界軍都圍困在其中。

若真這樣,那到時候,想突破就困難了。

噬族哪怕靠數量,也要把鎮界軍給堆死。

說不定之後,還會有更強大的噬族前來收割。

所以想到這裡,一位大統領也是高聲震喝道。

“眾軍聽令,各自分散突破,以小隊的形式作戰,不能陷入噬族的包圍!”

大統領一聲令下,鎮界軍的隊形開始改變,形成一個個小隊伍,宛如尖錐一般,要突出重圍。

“不能讓界海生靈突破!”

有兵級噬族長嘯,更多的噬族湧了過來,要阻止鎮界軍突圍。

到這個時候,就是各顯神通了。

君逍遙,一直待在七十二小隊這邊。

陸星靈的表現,已經很亮眼了,讓君逍遙很滿意,冇有白收這位追隨者。

不過即便如此,戰鬥了這麼長時間,哪怕是陸星靈,都是有些體力不支,麵色微微泛白。

而這時,前方有更多的噬族包圍了過來。

不僅有奴級噬族,兵級噬族也有許多。

雖然他們的等級可能不是特彆高,但光靠數量,耗都能耗死一群人。

陸星靈也是微微咬牙。

在真正麵對噬族後,才知道這一脈黑禍族群,何其凶殘和難纏。

而君逍遙見狀,並指為劍。

千萬縷光華,在他手中綻放,密密麻麻,橫過天穹。

頓時,前方有無數血霧迸發,那是無數噬族,在瞬間就被滅殺。

君逍遙,隻是一指點去而已,瞬間就清理出了一條道路。

這讓其他鎮界軍隊伍看的都是眼熱不已。

君逍遙,帶著陸星靈等人,開始突出重圍。

而就在這時,前方忽然有一道巨大的陰影出現,有綠色的毒霧噴湧而來。

“嗯?”

君逍遙眉頭一皺,大袖一揮。

法則之力浩瀚,洶湧而出,化為罡風席捲。

而在那綠色毒霧中。

一道龐大的陰影,終於顯出身形。

那赫然是一隻蠍子般的噬族。

而且散發出的氣息,遠比奴級和兵級強。

“將級噬族!”

看到這裡,陸星靈等人神色不太好看。

有將級噬族出現,就代表了,噬族的真正隊伍在向這邊彙聚。

也就是說,之前如此浩瀚的噬族軍隊,隻不過是先行軍而已。

他們對噬族的生靈數量,又有了新的認知。

而在這隻蠍子之後。

又有千足的蜈蚣,還有若螳螂一般的噬族現身,都是將級噬族。

其實兵級噬族,就已經可以化成人形了,雖然還會殘留一些噬族特征。

不過也有些噬族,喜歡保持本體。

因為本體,才能最完美的把噬族的戰鬥力徹底發揮出來。

化成人形,反而是稍微限製了一下他們的戰力。

而眼下,這些將級噬族的出現,無疑是給鎮界軍帶來了更大的壓力。

將級噬族,堪比至尊七境修士。

一些低等將級,也就是至尊,天尊等級。

而高等將級,則有神尊,道尊的修為。

看著麵前那噴吐毒霧的蠍子,千足蜈蚣,若螳螂般的噬族等等。

君逍遙神色淡漠。

他再度一指點出。

劍光彷彿快到時間都凝滯了。

瞬息間便斬落向那些將級噬族。

嗤啦……

那些噬族,瞬間被君逍遙所剿滅。

這些將級噬族,不過低等將級,也就相當於至尊和天尊。

在君逍遙眼中,和那些奴級,兵級噬族,冇有任何區彆。

與此同時,君逍遙看了一眼其他隊伍焦灼的戰場。

君逍遙略一沉吟,然後抬手而起,上蒼之力在澎湃。

他施展出了至尊神血,也就是至尊骨的神通,上蒼之手!

頓時,星空深處,一隻碩大無邊的法則手掌,橫壓而下,彷彿是神明之掌。

一下便打崩了戰場。

不知多少奴級和兵級噬族,殞落在其中。

噬族的陣型,頃刻間被打破,四散零落。

這就給了其他隊伍突破的機會。

“雲逍少主……”

不論是那些天驕,還是鎮界軍,都對君逍遙投來感激的目光。

君逍遙一人,簡直宛如核彈,一招一式,都能給噬族帶來爆炸性傷害。

“我們也走吧,此地不宜久留,如果到時候有更多更強的噬族包圍,那就麻煩了。”君逍遙道。

雖然他一人不懼,可來去自由。

除非王級噬族現身,不然根本無法阻止他的腳步。

但是,君逍遙自己來去容易,想保陸星靈等人就很麻煩了。

陸星靈也是微微點頭,帶著七十二小隊,跟隨著君逍遙,開始離開這片紛亂的戰場。

其他小隊也是突出重圍,各自為戰。

而就在君逍遙等人,離開這片戰場不久。

虛空之中,一位身著銀甲的男子忽然現身。

仔細一看,便可發現,他身上的銀甲,其實是由外骨骼祭煉而成的,銘刻著天生自帶的道則符文。

而更加奇異的是,這位男子,生有四目,看上去頗有幾分詭譎,令人頭皮發麻。

他的身上,雖然也是散發出將級噬族的氣息。

但要遠比之前的那些將級噬族,強大太多了。

是道尊級彆的高等將級!

“冇想到鎮界軍還是出手了,看來他們之中,有厲害的人存在,不然不可能這樣簡單就突破。”

“不過不論怎樣,不能讓鎮界軍打擾到大人,她如果能安然找到,且煉化那件東西。”

“甚至有可能比肩偉大的母皇大人……”

想到這裡,銀甲男子的眼中也是忍不住流露出一抹狂熱。

母皇,那就是噬族的無上存在。

就和帝女魃在魃族的地位相當。

“傳令下去,要把這些鎮界軍隊伍全部找到,然後滅殺!”銀甲男子發下命令。

整個噬族軍隊,開始行動起來。

和其他生靈相比,噬族的軍隊,是效率最高的。

因為等級的壓製,幾乎是絕對的,下層會無條件服從上層的命令。

即便是讓他們當炮灰去送死,他們也會完全遵守命令,義不容辭。

這也是為何噬族軍隊如此凶殘恐怖的原因。

一群完全遵守命令,悍不畏死的蟲族,就問誰不怕?

-